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 正文

【边疆党旗红】党员努尔江:驻守点家26年,他的精神像党旗一样飘扬在冰大坂

时间:2019-09-03 22:30 来源:www.fk90.cn 编辑:疯狂新闻网

核心提示

他是妻子心中的“英雄”,是女儿心中的“男神”,是弟弟心中的“榜样”,是贫困学子心中的“恩人”,是牧民心...

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七十八团5连职工努尔江·吾任太。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

  中国青年网北京7月3日电 (记者 李川)他是妻子心中的“英雄”,是女儿心中的“男神”,是弟弟心中的“榜样”,是贫困学子心中的“恩人”,是牧民心中的“好人”……

   他叫努尔江·吾任太,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78团5连职工,一名哈萨克族共产党员。

   26年来,在海拔近4000米的新疆伊犁西天山深处冰大坂,这位普通的共产党员始终坚守在阿尕西库拉“点家”,顶风冒雪,守护着哈萨克族牧民世代转场的高山牧道,被誉为转场安全的“守护神”。

努尔江走在转场牲畜队伍前面,踏雪翻越冰大坂。资料图

  1993年:他接过父亲的接力棒,选择驻守“点家”

   什么是“点家”?在牧区,点家是牧民在深山转场途中的休息点和补给站,被牧民们形象地称为转场途中的“服务区”。每个“点家”都有自己的守护者——看点人,他既要为每年转场的牧民提供食宿服务,又要看护蜿蜒崎岖的牧道,为转场牧民引路开道,确保转场安全。

   1983年,年仅10岁的努尔江随父母生活在阿尕西库拉“点家”。那时,他的父亲吾任太·热汗拜是一名看点人,看护着点家,帮助着驱赶牲畜转场的牧民。

   年幼的努尔江耳濡目染着父亲的职责坚守,也体验着家庭的贫困、深山里漫长岁月的寂寞和恶劣的自然环境。

   那时,团场每年给予看点人的补助是300元,却远远不能满足点家一年的支出费用。

   吾任太·热汗拜说:“点家需要解决转场牧民的吃喝用度,还需要为转场牲畜提供饲料,超出的部分都是看点人自己垫付。”

   尽管家庭状况拮据,但是这并没有动摇吾任太坚守点家的意志。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父亲的选择也在努尔江心中根植下了接力的种子。

努尔江骑马度过湍急的河流。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

   1992年,吾任太退休。连队先后安排的几位看点人,都被严酷的自然环境吓跑。

   1993年,20岁的努尔江站了出来。他选择接过父亲手中的羊鞭,驻守点家,和当年的父亲一样,肩负起一名看点人的职责。

   吾任太说,他深知一名看点人的艰辛和困苦,但是他没有去阻拦努尔江的选择,因为他更知道作为看点人的责任和意义。“既然努尔江选择留下,我希望他能好好为牧民服务,完成党交付的任务。”

   从那时起,在海拔近4000米的阿尕西库拉点家,始终亮着一盏灯。这盏灯,无论春夏秋冬,无论白天黑夜,常年为转场途中的牧民送去温暖,指引着他们翻越险阻崎岖的冰大坂牧道。

   作为看点人,不仅要提供食宿服务,还要走在队伍前列,为转场牧民引路开道。

   对于努尔江而言,在他身上所体现的看点人职责,远远不限于此。

努尔江赶着牦牛翻越冰大坂。资料图

   2012年冬天,冰大坂牧道遭遇大雪,路标被风雪覆没。这年12月15日清晨,为了清雪探路,努尔江组织几位牧民从点家出发翻越冰大坂。

   厚实的积雪迟滞着努尔江的探路速度,也潜藏着重重危险。夜里,在距离冰大坂15公里的地方,两位牧民的马忽然陷进雪窝,动弹不得。

   情况危急,为了保护牧民和马匹,努尔江作出了一个决定。

   “我决定独自留下看守马匹,让其他牧民回去寻求帮助,在天亮时第一时间返回救援。”努尔江回忆道。

   这是一招险棋,努尔江无疑将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。

   面对他人的否定和犹豫,努尔江坚持己见。他担心马匹会冻死,也担心其他要求留下的牧民一旦睡着,会出现危险。

   经过一番讨论,努尔江成功说服了大家。牧民将几件皮大衣留下给努尔江御寒,并披到马背上给马保暖。

   这一夜,对于努尔江而言,是何其漫长的一夜。

   零下30度的低温,漫无边际的积雪和暗夜,还有来自内心的孤独和身体上的疲惫。